停工两年后 中阿恢复施工最南端水电站

2017-12-2421:15:33
阿根廷人民40多年的梦想终于有望变成现实!停工近两年的中阿基塞水电站项目在近日获得批准恢复施工。

位于阿根廷南部地区的基什内尔—塞佩尼克水电站项目是阿根廷最大的水利工程。据《人民日报》12月24日报道,今年10月,在停工近两年后,阿根廷最高法院最终批准该水电站恢复施工,标志着工程的法律障碍得到排除。该工程由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阿方企业EISA组成的联营体,承担建设任务。



图自葛洲坝官网

满足150万阿根廷家庭用电需求

阿根廷南部地区山地连绵,湖光山色秀美。这里水资源丰沛,却没有得到有效利用。为协助应对阿根廷电力供应难题,中阿双方共同打造地处世界最南端的水电站项目。

据葛洲坝集团基础工程有限公司网站介绍,基什内尔—塞佩尼克水电站是阿根廷圣克鲁斯河内斯托·基什内尔总统电站和豪尔赫·塞班尼克省长水电站的总称。

该项目位于阿根廷南部圣克鲁斯省的圣克鲁斯河上,由相距65公里的“基什内尔总统”和“塞佩尼克省长”两座水电站组成,总装机容量达到1740兆瓦,电站距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约2600公里。

该项目是目前中国企业在海外最大的水电工程融资项目,也是阿根廷政府目前确定开发的最大规模能源项目,建成后预计平均年发电量达52亿度。新华社报道称,该项目总造价约47.14亿美元,其中85%是中方银团向阿政府提供的买方出口信贷。

《人民日报》援引联营体中方土建负责人倪四平的话称,该水电站项目不仅可满足150万阿根廷家庭的日常用电需求,还将为能源短缺的阿根廷每年节省近12亿美元的油气进口开支,甚至可对邻国出口电力。

两次停工

据国资委网站介绍,基什内尔-塞佩里克水电站于1975年开始项目规划。

2013年10月,阿根廷政府与联营体签署项目合同协议书。

2014年7月1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阿根廷时任总统克里斯蒂娜在阿根廷共同见证了基什内尔—塞佩尼克水电站项目融资协议签字仪式,标志着该工程正式进入实施阶段。

2015年2月4日,该项目开工令签署及视频开工仪式在中国北京举行。

然而,在动工仪式不久,阿根廷新一届政府上台。阿根廷现任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履新,提出要对前任总统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任期内签订的基塞水电站合同重新审议并暂停支付。受资金和成本限制,当年底,中阿联营体被迫中断大多数已在进行中的工作。

据新华社此前报道称,中阿联营体2016年4月27日同阿根廷能源部确定了对合同的重大变更,发承包双方最终就工程量、工期、费用等主要变更事项及关键条款达成共识,并正式签署关于“基塞”项目重大合同变更的前述文件。同时,阿根廷中央政府也与项目所在地圣克鲁斯省政府达成协议,双方初步同意电站所有权归中央政府,发电并入全国中央电网统一分配,圣克鲁斯省仅收取电力销售收入约12%的特许经营税。

部分变更的内容包括,合同的工期从66个月延长到88个月,预计完工时间为2022年4月;并考虑到对冰川和环境的影响,两个水坝的设计均减少了涡轮的数量,降低了水坝的最大高度。此外,葛洲坝在2016年年报中披露,项目合同金额折合约为380亿元人民币,比287.82亿元人民币的合同金额增加了将近100亿元。

在双方政府即将再次推进圣克鲁斯水电站建设之时,该项目又受到环保人士的抗议。该项目又因缺少环评报告,遭阿根廷环保组织起诉。据财新网报道,该项目于2016年底暂停施工。

今年8月28日,阿根廷政府发布公报称,在完成最高法要求提交环境影响报告并在国会召开听证会后,阿根廷政府批准了基塞水电站的建设。10月6日,阿根廷联邦最高法院宣布项目禁止令解除。

目前,水电站项目已经恢复施工。在圣克鲁斯河边,一台台来自中国的重型机械正在施工。

另据外媒报道,在阿根廷政府提出对基塞水电站合同重新审议的同时,2015年底,马克里还曾以“内容不透明”为由暗示要取消中国企业在阿根廷建设核电站的合约。在今年来华出席“一带一路”峰会前,马克里终于改变态度,在5月8日决定接受中国企业在阿根廷建设核电站的方针。



挖掘、装载、倾倒、压实,这是经过近两年的环境评估重新认证后,水电站项目恢复施工的场景。图自人民日报

通过两轮严格环境评估

圣克鲁斯河流域为巴塔哥尼亚高原,这里主要动物种群是一种似羊似驼的动物,人称羊驼,总数多达100万只,是生活在这里的人口的4倍。加之冰川和阿根廷湖的原因,水电站建设的环境评估成为批准该项目动工的关键因素。阿根廷国会为此组织了两轮环境评估公共听证会。

或许是长期野外作业的原因,电站阿方土建负责人卡斯特罗皮肤黝黑。他说,中国朋友对环境保护认真负责。巴塔哥尼亚地区人类开发活动少,施工过程中还能偶尔发现哥伦布到美洲之前的物件,如当地土著人的零散文物、铁制箭头等。施工车辆还注意避过距库区数十公里外的一处古印第安人墓地。卡斯特罗告诉记者,圣克鲁斯河每秒流量720立方米,电站建成后,水流量将保持每秒180立方米,以减少对下游地区的生态影响。

一群群羊驼在库区不远的山坡上悠闲地觅食。倒是成群的鸵鸟,看到汽车和人类接近便向四处逃散。水电站建成后,这片土地将被淹没,但这些野生动物将得到严格保护,迁徙到别处。

水电站项目预计在2022年实现首台机组发电。葛洲坝集团第一工程公司副总经理胡智军表示,水电站建设对阿根廷南部地区至关重要,将有效改变阿根廷电力结构,减少其对石油能源的依赖。按照法律规定,河岸两侧200米以内为公共用地。水电站建成后将对这一范围内的土地进行全面绿化。附近地区土地不得向第三方转让,保证了库区环境受到保护。



图自葛洲坝官网

中国企业获得充分信任

阿根廷水电项目最终得以重新开工建设表明了阿方对中国企业的完全信任。胡智军告诉记者,除了融资,水电站项目机电部分由中方负责,将带动中国水电产业设备和标准输出。三一重工机械、塔机、推土机、发电机组等,将为阿根廷百年水利工程提供安全保证。按市场情况,中方还可能提供50万吨水泥。

按合同规定,水电站土建部分由阿方负责,但中方与阿方保持全面监控对接,中方标准成为技术标准。阿根廷的水利工程一直遵循欧美标准,但对中国大型水利工程的安全标准同样给予了认可。

中方充分考虑到阿方的生态保护需求。水电站建在巴塔哥尼亚自然生态区,上游70公里是世界著名的莫雷诺冰川和阿根廷湖。经过双方协商,项目采取了减少落差设施,坝高降低2.4米,并建造水流防护,减少对冰川的影响,同时还保持了原有设计发电能力。水电站设计还保留了鱼道、生态放水底孔等。防渗墙技术多次进行模型实验并通过验收。混凝土打压测试按国内最高安全坝体标准进行冲水试验。

为“一带一路”合作发挥示范效应



目前施工先锋营地已经建成,一排排板房宿舍建在离主库区30公里的山坡上。由于当地人烟稀少,工作人员多从外地招募。他们一般连续工作23天,再休息7天。晚上9点,营地传来悠扬的歌声,原来是几名工人在自弹自唱。

卡车司机马努艾尔来自圣克鲁斯河入海小镇好石头镇。身材略显肥胖的他告诉记者,他每月收入能有近2000美元,家里的生活有了明显改善。水电站建成后,将有力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和旅游项目开发。马努艾尔计划将来让他的家人到这里找工作,自己则准备在这里一直干下去,“我还有一手阿根廷烤肉手艺呢!”

据介绍,两座电站的建设将为阿方提供5000个就业岗位。

拉美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自然延伸。“拉美基础设施建设空间很大,世界最南端水电站将对整个拉美地区推动‘一带一路’合作起到示范效应。”胡智军与记者交谈时充满自信。

时事点击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