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印度签海军协议背后:“东进”与“大国平衡”不谋而合

2017-12-0210:06:44
印度和新加坡两军进一步走近,签署并共同对外公布了海军合作协议。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1月30日报道,根据这份“意义重大”的协议,两军同意加强海事安全合作,提高互访军港的次数,相互提供后勤支援。《印度时报》11月30日的报道更明确称,协议签署后,印度军舰和飞机在停靠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时可获得该基地提供的物流支持和燃料补给服务。“该协议将有利于印军扩大在马六甲海峡以东地区的活动范围。”报道写道。
对于新加坡而言,在防务领域,该协议将进一步推动新加坡和印度海军的合作与联合演习,联合军训地点也将扩大至马六甲海峡西端的安达曼海。协议生效后,新加坡武装部队还将成为唯一海陆空三军都和印度签有双边协议并在印度与印军一起训练的军队。
对此,云南财经大学印度洋地区研究中心副教授刘鹏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印度与新加坡的军事合作的深层原因是印度“东进”的战略诉求与新加坡的大国平衡战略不谋而合,新印合作成为印度加快“东进”步伐的重要推力。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南亚和印度洋研究中心王瑞领博士持相似的看法。王瑞领表示,印度此前执行的是“东向”政策,与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的联系主要是在经济层面。而莫迪政府上台后,把“东向”政策变为“东进”政策,在政治和军事等更广泛层面加强与东南亚国家的联系。近段时间以来,随着美国、中国等大国与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关系的变化,新加坡也做出调整。与印度发展进一步的关系,也与新加坡奉行的大国平衡外交政策相符。
对此,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11月28日透露次日将签署协议的消息时说,海陆空三军签订双边协议,“这是两国军队坚实与全面防务关系的有力佐证”。
印新将在安达曼海军演,还希望东盟多国参与
在印度国防部举行的第二届印度-新加坡国防部长对话会11月29日在新德里闭幕。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也于当天结束了对印度为期三日的访问。11月29日早些时候,他与印度国防部长西塔拉曼一道,共同见证了两国海军签署并互换双边合作协议文件。新加坡国防部网站和印度政府新闻局网站于11月29日同一天发布了新印防长联合声明称,新加坡和印度签署海军合作双边协议意义尤为重大。
新印海军合作双边协议签署前一周,印度海陆空军11月20日至24日刚刚完成了在扼守马六甲海峡西部出口的安达曼-尼科巴群岛区域举行的大规模军事演习。该群岛位于印度洋东北部,岛上设有目前印军唯一的三军联合战区司令部、安达曼-尼科巴司令部以及距离马六甲海峡最近的印军基地。
据《印度论坛报》报道,为了主导印度洋和提升海域感知,印度海军今年6月开始对进出马六甲海峡的海上交通路线展开巡逻。在海峡西端,印度海军计划对过往船只的活动进行每周7日、每日24小时的不间断监视。新加坡则位于海峡的东端。
据悉,此次与位于马六甲海峡东端的国家签署海军物流协议,对印度来说尚属首次。而新印11月29日签署的海军合作双边协议,将允许印度海军能够得到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的物流支援和燃料补给服务,此举也颇具战略考量。
在对华报道中一贯持保守立场的《印度时报》11月30日的报道就明确地写道,“更加便捷地使用可提供燃料补给和停泊设施的新加坡港口,将有益于扩大印度军舰和飞机在马六甲海峡东部地区的活动范围。这也与印度整体上的‘东进’政策相符合,以此来深化与新加坡、越南、缅甸、马来西亚和印尼等东盟国家的军事关系以对抗中国。”
值得注意的是,印度ZeeNews新闻网11月4日报道,印度海军参谋长兰巴日前在印度果阿海事会议上的声明中表示,印度将首次与印度洋沿岸的10个国家分享实时海上情报。10个国家中,也包括了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缅甸和泰国这5个东南亚国家。
《联合早报》11月30日报道,西塔拉曼11月29日在与黄永宏一道出席记者会时重申,印度希望能与东南亚国家互换信息。她还称,希望“积极地在共享的海洋里推动海军之间持续且制度化的互动”,包括与志同道合的东盟成员国一起举行海事演习。未来演习并非仅限于印新两国之间。
对此,刘鹏认为,印度防长的此番表态的关键词是“东盟管家”。
“印度加强与新加坡海事合作的另一层含义是希望通过新加坡,以点带面,实现与更多东盟国家的合作,以与新加坡军事合作的示范效应,吸引更多东盟国家加深与印度的军事合作;同时新加坡也在东盟内部发挥了印度‘内应’的角色,积极鼓吹对印合作的好处。”刘鹏说道。
新防长:印度能在中美战略竞争之际带来更多平衡
10月28日晚间,新加坡防长黄永宏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出席了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印度中心的活动,并发表演讲。在演讲中,他就印度在亚洲的角色、印度与东盟的互动以及印度与新加坡的关系等议题发表了看法。
据《联合早报》报道,在演讲中,黄永宏强调,新加坡坚信印度能在亚洲扮演关键角色,也一直积极支持印度加入区域组织。“印度的参与能强化区域安全架构,起到稳定作用。印度能带来更宽广的视角,并在中美战略竞争之际,带来更多平衡。”
莫迪政府上台后,着力加强印度与东盟的关系,将“东向”政策改为“东进”政策。
据新加坡国防部网站11月28日发布的演讲辞,黄永宏当晚就夸赞,莫迪总理的“东进”政策正在发挥作用。他说,东盟是印度的第四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超过760亿美元。印度也与东盟国家文化相亲。黄永宏还表示,“凭借着过去和现在的广泛联系,对于其他东盟国家和大洋洲国家而言,印度也是一个天然的伙伴”。
针对印度防长西塔拉曼提出的增加印度和安达曼海沿线其他东南亚国家的多边接触的提议,黄永宏11月28日发表演讲时说,“新加坡热烈欢迎这项提议,并且作为(明年的)东盟轮值主席国,我们会协助促成。”
1965年8月9日,新加坡宣布独立。2天之后,印度便宣布承认新加坡的独立国家地位。2015年两国建交50周年时,两国宣布将双边关系进一步提升至战略伙伴关系。
对于新印双边关系,黄永宏11月28日称两国关系特殊。《联合早报》报道,黄永宏当天还表示,早年不少印度人,从同为英国殖民地的印度前来新加坡生活,为新加坡的成功做出贡献。此外,同为海事国的新加坡和印度位处主要贸易航线上,有着共同的战略观,支持遵守国际法以及和平解决纠纷。“印度和新加坡的战略伙伴关系源于两国共同的历史渊源,双方的未来息息相关。”黄永宏说道。
2018年,新加坡将成为东盟轮值主席国。2018年,新印海军每年都会展开的“SIMBEX”常年海战演习也将迎来25周年。为庆祝这一里程碑,演习规模将有所扩大。除了海军合作以外,此次黄永宏访问印度期间,也于11月28日到西孟加拉邦的卡莱昆达(Kalaikunda)空军基地,视察了两国空军的联合军事训练。
他指出,“新印两国的防务关系牢固,且在不断加强,希望两地的联合军训能长久持续。”
对此,刘鹏表示,早在上世纪70年代英国从新加坡军事基地撤出军事力量之后,时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就曾邀请印度进驻并使用新加坡军事基地的港口和军事基地。不过,当时印度与苏联事实上结盟使两国关系特别是军事关系陷入停顿,冷战后双方的军事合作才再次启动。从1993年开始每年都举行海军联合军演,1994年印度允许新加坡使用印度的潜艇和反潜设施,新加坡由此成为了东南亚国家中与印度军演历史最长的国家。
针对黄永宏日前关于两国双边关系的表态,刘鹏表示,新印关系确实比较特殊。主要原因是两国各自的特点和两国之间的传统联系。两国同属英国前殖民地,在殖民时期就有这较多的联系。这里面既有新加坡的“你情”也有印度的“我愿”。
刘鹏还进一步分析称,“新加坡作为一个小国,对国家主权和安全异常敏感,所以任何区域外大国都是新加坡重点交往和拉拢的对象,这有利于其独立地位的维护。因此印度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是新加坡重点拉拢的对象。印度立志要成为世界大国,从‘东向’到‘东进’,都表明其冲出南亚进入东亚和整个亚洲的雄心,因此新加坡的拉拢正合印度成为世界大国之意。”

时事点击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