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存勖的中年危机:一场兵变成就别人,自己却被最宠的伶人要了命

2017-11-2411:56:43
本号打算以连载的形式,从大宋的人和事入手,以史料为基础,用通俗语言、清晰逻辑再现北宋100多年政权的跌宕起伏。此为第3篇。

兵变

926年,李存勖时年41岁。这年,骁勇善战、功成名就的他遭遇了自己的中年危机,他开始怀疑,开始猜忌,开始提防,觉得四处都是敌人,稍有不慎就是万丈深渊。

这年,魏州军有一支部队在瓦桥(今雄安新区的雄县)戍边。期限到了,将士们归心似箭。戍边辛苦啊,该回魏州了。

李存勖的中年危机:一场兵变成就别人,自己却被最宠的伶人要了命

图片来源于网络

结果大军走到贝州(今河北清河)时,就接到命令:就地驻扎。

这伙人就火了,这算什么事啊。本以为清苦日子结束,可以回家团聚了,却叫我们就地驻防?军中开始议论纷纷。

里面有个当兵的叫皇甫晖。他晚上赌钱输红了眼,于是就去把指挥使劫了,说,李家得天下全靠我们魏州部队,没想到我们辛苦十余年,现在他反而猜忌我们,你看,大伙有家不能归,多郁闷!现在京中已乱,富贵险中求,不如咱们反了!

指挥使不从,皇甫晖就将他杀了,再去另找领头的;还不从,再杀了;最后,总算逮住了另一个指挥使赵在礼,逼他带头造反。

经他这一煽动,大家趁机起事,攻入邺都(即魏州或魏博),史称邺都兵变。



图片来源于网络

平叛

李存勖派元行钦(被赐名李绍荣)前往平叛。

元行钦先是劝降。

本就没有反意的赵在礼很高兴,说,将士们只是想家,所以才未经允许回来了,如果赦免我们,我们一定改过自新!

可上船容易下船难。皇甫晖是首恶,他怎么肯就此罢休?他夺过诏书,将之撕毁,说,皇帝的话怎么能信?

李存勖得知后大怒,命令元行钦道,城破之日,一个活口也不能留下。

激战就此开始。元行钦久攻不下。

李存勖想亲征,但群臣不让啊,说,皇上,这不值得你亲身犯险,再说你走了,京城怎么办?

不得已,只好把李嗣源派出去。



图片来源于网络

李嗣源是李克用养子,所以跟李存勖的关系不言而喻。跟李存勖一样,他也很能打战,后梁就是他领兵灭掉的。

但正因为这样,他才是最受李存勖猜忌的人。位高权重、功高盖主的人素来都遭人忌恨。

李嗣源开始还是很忠心的,没什么异志。他是被乱军所裹挟,被对李存勖无比忠心却又无比愚蠢的元行钦所逼,走上了一条众望所归、兄弟反目的道路。

当时,元行钦驻军城南;李嗣源到后,驻军城西南。

李嗣源准备天亮就进攻。不料手下将士不乐意。

晚上,他们也作乱了,对李嗣源说,魏州的将士们跟随皇帝战斗十余年,百战得天下,现如今他们只是想回家,结果都不允许,还说城破之后要尽坑魏博之军,所以,咱们不干了,我们要与城中合兵!大家拥戴你,请你为大家做主!

这些部将就将李嗣源劫持入城,要求与叛军合流并称帝。叛军也乐意,毕竟赵在礼是临时凑数的,比不了李嗣源。于是打开城门,热烈欢迎李嗣源这个"皇帝"入城。

李嗣源一看势头不对。



不是我李嗣源不想当皇帝,而是不能相信这伙乱军。嘴上说拥我为帝,可他们事先招呼都不打一个,再说自己也没一个亲信在身边。

就好比我现在走着走着,对面来个人,拿个钱包跟你说,兄弟,你钱包掉了吧?我第一反应,肯定是别理他,赶紧走,把我当三岁小孩呢。

李嗣源就是不想被人当枪使。他赶紧派人联络元行钦,说,你不要轻举妄动,要坚守,我和你还是一条心的,待我想个计策,咱们共谋大事。

元行钦不信,心想,好家伙,这时还来诈我,你叫我不动,我偏不听你的。于是,元行钦带领部队撤退。

李存勖的中年危机:一场兵变成就别人,自己却被最宠的伶人要了命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话绝对没错。

"猪一样的队友"元行钦事后回过神来,大拍脑袋,失策啦,李嗣源应该没有理由、没有策划、也没有准备,他怎会直接和叛军造反呢?

犯了错不要紧,只要承认错误、改正错误就是好同志。

但元行钦同志没有这个觉悟,他奉行的是官场上的潜规则,犯错不要紧,要紧的是把错误掩盖,糊弄过去,当做没有犯错。

于是,他赶紧上书李存勖,说,要命了,李嗣源反了!

逼反

这时的李嗣源仍在苦思良策。他充分发挥自己的忽悠技能,对赵在礼说,要起兵成功,没有足够的兵马是不行的,这样,外面有不少散兵流勇,我亲自出去招兵买马。

也许是他的技能实在是高,叛军真让他出城去了。

他赶紧把情况写了很多详细的报告递交李存勖,以表忠心。

李存勖看了以后,说,嗯,我果然没有看错你,都是元行钦在这瞎说。

于是,他派李嗣源的长子李从璟(又名李从审)前往宣示,说,朕已经明白你的忠贞之心,认真打战吧。



图片来源于网络

君臣互信,多好!可事情正在起变化。

元行钦拼命地掩盖错误,一定要李嗣源按照自己设想的道路,就是叛乱的道路走下去。这样,方可显示自己的忠心,才能显示自己的远见。

所以,当李从璟到达卫州时,元行钦直接把他扣留,准备杀了他,说,你爸都造反了,你也不能留。

李从璟是条汉子,忠于皇帝不忠于老子。他说,你把我放了,我也不会去老爸那,我还是会回到皇帝那。

元行钦放了他后,李从璟果然回到李存勖那。李存勖一看,这忠心可昭日月,就给他改名李继璟,视他为儿子。

其实李从璟这做法很值得商榷。皇帝的诏书没送到,信使的职责没完成,儿子的义务也没尽到。后来在随李存勖逃亡途中,还是免不了被元行钦斩杀的命运。

李嗣源这边走到魏县(今天河北大名西北)时,才收到镇州的一军人马。而且他之后的上书都被元行钦扣留了。

这时他感到危险了,心里怀疑,难道皇帝已经不信任我了?越想越不安。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于是,李嗣源赶紧把女婿石敬瑭叫过来问计。

石敬瑭这女婿救过李嗣源很多次命,也建立了很多功勋。在这件事上还是有点眼力见。

石敬瑭说,你想想,你自己有实力,还被人拥戴,又进了叛军城里,你却跑过来说,我忠心可鉴,换谁谁都不信,今后怎么能安然无恙呢?成大事者,要果断,不能再犹豫了!

于是李嗣源采纳石敬瑭建议,开始起兵。不久攻取了东京开封,又招来部属,谋取自立。

李存勖赶紧亲征过来,但大势已去,连忙回撤。

凑巧京中又有叛乱,居然是最受宠的伶人叛变了。李存勖命不太好,中流矢而死。



图片来源于网络

李嗣源率军赶往洛阳,平叛了京中乱势。

这时百官劝进,李嗣源自然是再三拒绝,说不要不要,我要等别人回来继位。

后实在扛不住,大家太热情了,顺势就以监国名义接受百官朝拜。

等到有继承权的诸王都很快被杀掉、自缢或消失后,李嗣源再即位称帝,表示自己是合法继承。

这是一个"部将拥戴劝进、勉为其难为帝"的典型案例。

文化点击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