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如果不是囚禁了这个人,李自成根本成不了气候

2017-11-1323:29:48
明朝末年,乱世之中,人才济济,万历四十七年的科举进士,出了两位在明末风起云涌的英豪,第一位是袁崇焕,第二位就是孙传庭。



孙传庭

孙传庭中了进士之后,被分配到永城当知县,和当时袁崇焕一样被分配到地方任职,与孙传庭不同的是,袁崇焕喜欢剑走偏锋,勇于自荐上辽东战场建立军功,但是中进士的那一年,袁崇焕35岁,孙传庭26岁,所以,孙传庭没有袁崇焕那么急!

和袁崇焕侃侃而谈的性格不同的是孙传庭是一个性格比较内向的人,而且孙传庭也是明末的文坛领袖,写文章好的人大多比较内敛,比如韩非大概就是因为口吃,所以善于笔墨。当代社会也一样,会办事、口才好的怎么会像我们这群苦逼小编一样天天在电脑前一码码一天的字,最终还赚不到什么钱!



袁崇焕

天启初年,孙传庭被调到京城任职,为吏部验封主事(吏部办公室科员,也是写材料的那种),后来魏忠贤当权,文人都有一股根植于骨子里的暴脾气,爷不伺候了,孙传庭辞官回家。

孙传庭在家一待就是十多年,这十多年正是大明江山危机四伏,辽东不断崛起,侵扰京畿,西北农民起义不断。当然,在家十多年有心报国的孙传庭肯定也没闲着,明朝文人自发形成一个集团,类似东林党,文人是铁板一块,因此,与孙传庭交好的官员都在举荐孙传庭出山,崇祯八年,内外交困的崇祯重新启用孙传庭,崇祯九年任命孙传庭为陕西巡抚,在家蛰伏十多年的孙传庭,终于迎来了建功立业的机会。



崇祯皇帝

然而此时面对的境遇,却是十分艰难,相比于袁崇焕“五年复辽”时需要金山银山的钱财作为铺垫来说,孙传庭的“空手道”更为厉害,朝廷不给钱,“筹饷”,士兵素质差,“练兵”。就在这样一穷二白境遇下,打造了一支战斗力强悍的部队。

有了这只队伍,农民军根本不是对手,当时农民军领袖是闯王高迎祥,带兵进入陕西,想要进攻西安,结果被孙传庭拦在子午谷大战四天,打败了农民军并生擒了高迎祥。一直到崇祯十一年,孙传庭所部接连打败农民军的队伍,尤其对李自成部造成巨大打击,农民起义军陷入低谷,最惨的时候,李自成只剩几个人逃入深山。



李自成

针对农民起义的战争,明军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这时,明廷针对农民军的安置措施发生了分歧,孙传庭的想法还是一贯的作风,第一不要朝廷因为战事而增加军饷,第二是针对招安的农民军要严加看守。

但是孙传庭的第一个策略,筹饷就会得罪很多地主豪绅,筹饷除了官兵自力更生外,更多的就是向地主豪绅摊牌,很多官员不喜欢这么干,一旦得罪其中某个在京城有势力的人,那官就别想坐了,孙传庭完全不顾自己的名声,硬是从这些地主豪绅手里抠出源源不断的军饷。再加上对农民军问题上的不同看法,惹恼了兵部尚书杨嗣昌,杨嗣昌作为兵部尚书在中央为官,当然更能得到崇祯的信任,杨嗣昌这个人也很复杂,也希望建功立业,也对明朝忠心耿耿,大概还是心胸狭隘,容不下孙传庭这样的实干派。



杨嗣昌

崇祯十一年,孙传庭本来可以趁势消灭农民军,但是清军再次迂道入关,朝廷急调孙传庭率部进京勤王,到了京城后,孙传庭遭到了杨嗣昌的诋毁,并没有见到崇祯帝,反而与孙传庭同时入京勤王的洪承畴受到崇祯的礼遇,任命洪承畴为蓟辽总督,并且把孙传庭的部队留下,用于守卫蓟辽。

孙传庭认为“秦军不可留也。留则贼势张,无益于边,是代贼撤兵也。”这样不仅得罪了杨嗣昌,更得到崇祯的猜疑,崇祯和杨嗣昌认为清军才是明廷最大的隐患,而农民军已经被镇压了,孙传庭不愿交出军队,肯定是有事啊!

崇祯十二年,朝廷调孙传庭总督保定、山东、河南军务,孙传庭上疏请求面见崇祯,结果杨嗣昌从中阻拦,没有见到,孙传庭于是引病请辞,这一举动直接惹恼了崇祯,竟然将孙传庭下狱囚禁。



孙传庭入狱

在孙传庭入狱这三年,农民起义军得到喘息,并且以来势汹汹的架势卷土重来,到崇祯十五年,明军与农民军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反转,崇祯已经无人可用,于是从监狱中提取孙传庭,令孙传庭率劲旅驰援开封,挽救西北的危机。

崇祯十六年孙传庭尽心竭力,死守潼关,孙认为只要潼关不丢,明军就有喘息的机会,因为明天有庞大的“供血”体系,而李自成的流寇性质加上并没有实际的财政来源,也没有根据地,只要时间一长,肯定不攻自破。大概是辽东战场松锦大战的失败,让崇祯急于求得一场胜利,于是连发诏书催促孙传庭与李自成进行决战,孙传庭害怕再次入狱,不得已与李自成进行决战,最终马革裹尸,战死沙场。



孙传庭

孙传庭战死后,李自成占领陕西全境,最终于次年以西安为起征点,打到北京,崇祯在煤山自缢。

《明史》称“传庭死,而明亡矣”。

最遗憾的是,大概崇祯在前一年以为洪承畴战死沙场,于是亲设祭坛祭祀,后来得知洪承畴已经降清导致很尴尬的缘故,于是崇祯认为孙传庭是诈死潜逃,并没有给予赠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