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水井

2017-11-0921:50:00
  早先有个苦水县,县城里的井水都是苦的,人们喝着苦水,很多人咽喉变粗、肿大,病人就像下巴上结了个葫芦,既痛苦又难看。这种怪病,连名医也不能根治。
而在城西村外有一口甜水井,井水是甜的,人们传说经常有神仙从此路过,饮水歇脚,非常有灵气。因为城西村有一口甜水井,所以城西村的人就没有人得这种怪病。
 
在苦水县城,有两个名人,城北的李善,城南的李锷。李善家世代名医,为人和善,善名在外;李锷开中药铺,脾气火爆,恶名远扬。
这一天,李善、李锷同时到甜水井附近一个饭铺吃饭,两人同声开腔:“小二,四两牛肉一壶酒一碗烩面。”
不一会儿,店小二端来酒菜,先放在李善面前。李锷一见大怒,拍着桌子叫骂,说是自己先来的,先点的,李善见此赶紧让出了自己的酒菜,让李锷先吃。
这时,店老板也来赔礼,李锷反而觉得不好意思,干脆又叫了四个菜,与李善共坐一席把酒言欢。
说来也怪,两人越聊越是投机,于是来到甜水井边,对着天地神明拜了把子。李善年长一岁为兄,李锷以小弟自称。
两人越来越好,后来干脆又把两家铺子合在了一起,取名叫“四海春”。李锷在李善的影响下,脾气也改了不少,“四海春”生意兴隆,越做越大。
这天,两人又来到了甜水井,这回他们准备来一探究竟,看看甜水井下有什么奥秘,好解救那些得了怪病的百姓!
李锷胆子大,自告奋勇下了井,李善在上面拉绳子,突然李善一紧张,松了手,李锷连人带绳落下井去!在井中大喊救命,而李善慌了手脚,对着井口大喊:“兄弟,你撑住啊,我去喊人救你!”他不敢惊动城西村人,连忙回城找伙计帮忙。
李锷在井底水里扑腾了好一会,等着大哥救命,就是不见大哥踪影。眼看没命,忽见井壁上有一个小洞,就奋力爬叉着钻了进去。
李锷侥幸活命,一直等到天黑也没见人来,约摸过了一更时分,李锷听到井口有人说话:
苦水县,苦水县,
要想县里水变甜,
衙门案下有金砖,
金砖下面藏机关!
说完这声音就消失不见,李锷听后感到非常惊奇,难道真的有神仙路过此地?就在这时,李善带着人来救李锷了。李锷得救后,二话不说,拉着李善来到了县衙,掘开县衙大堂案下的地面,没有发现什么金砖,却挖出一个描金盒子,盒子里面有一锦缎,上面写了四句诗:
县城西,赵河弯,
筑堰修渠到城南
引来河水治怪病,

造福百姓做知县!


识文断字的李善当众把诗念给大家,大家一听都很吃惊。因为李善在县里有名望,所以众人要上报朝廷,公推李善做知县。原来苦水县多年贫穷苦寒,没有人喜欢到这里来当官,因此几年没有知县。李善眉头一皱,把当官的好机会让给了李锷。
李锷也不推辞,堂而皇之地坐上了苦水县的知县。然后贴出告示,限令每家每户出钱出工,筑堰修渠,自己也捐了一半家产。
果然不到半年,赵河水真的引人了县城的护城河。城里的大井小井全都变成了甜水井,水由苦变甜了。几年过去,奇迹出现:苦水县里生怪病的人越来越少,并且不治而愈了。
在苦水县的怪病消失之后,李善的生意明显清淡了,人也恬淡了。
这一天,李善闲来无事,一个人溜达到城西村,站在甜水井边发呆。他想:上次李锷下井,遇见神仙说话,成就了苦水县的一桩大好事。我何不拽着井绳偷偷下到井底,或许还有更大的好事在等着呐!
李善在甜水井边捱到天黑,看看四下无人,于是也下到井里了。
眼看到了半夜时分,好像有个女声,絮絮叨叨地说:当朝公主得了怪病,不吃不喝不说话,整天昏睡在床。恐怕只有李善院子中的花椒树,南面那片最大、最肥的花椒叶,能治好公主的病。皇榜已经贴出来了,谁要能治好公主的病,还能招为驸马哩!
李善闻听大喜,没过一会,急急奔回自己院里一看,花椒树上正南方果真有一片硕大的花椒叶子。他急忙摘了下来,连夜快马直奔京城,揭了皇榜,进宫为公主治病。
 
没想到,还真是“药”到病除,公主立马睁眼醒来,身体康健如初。皇上龙颜大悦,招李善入宫当了驸马!
自从李善当了驸马爷后,真是一步登天,在宫里过着花团似锦、锦衣玉食的神仙生活,从此不回苦水县了。人们说,好心自有好报,李善几辈人行医积德,上天有眼,让李善过上了天堂般的日子。
几年之后,朝中出了乱党,图谋篡位。乱党杀死了公主,掠走了驸马爷李善,皇上下旨寻找驸马,好剿灭乱党。
李锷看见榜文大吃一惊:李善毕竟是自己的结拜多年的大哥呀!连忙日夜带人四处寻找李善的下落,想搭救大哥。
这一天,他无意中来到甜水井边,却看到,不知谁用一块大石头把井口封住了!李锷赶忙命人移开巨石,下井探看究竟,不料竟从井底捞出来李善的尸体!
更使人们惊异的是,人们在李善身上竟然发现了乱党名单!
原来,李善坐久了驸马之位,还想登基做皇上,被公主发现,李善见事情败露,索性杀了公主,悄悄出宫。
他潜回苦水县,藏到城西村甜水井内,还想听听八仙的指引。谁知八仙闻讯大怒,移动巨石,盖住了甜水井,可怜李善想当皇帝不成,反而害了自己的性命。
李善平生与甜水井结缘,最后死在甜水井里。
早先谁也看不出他面善心恶:第一次到甜水井,他知道李锷不会水,故意丢掉井绳,本想害死李锷,自己独霸“四海春”,事后又装模作样地搭救。谁知李锷命大,逃得性命不说,还为苦水县百姓办了一件大好事。
好事反过来又影响了李善的生意,李善从此对李锷怀恨在心。当上驸马之后,处处对李锷使袢子、下刀子,害得李锷削职为民。正准备对李锷下毒手,突然东窗事发,灰飞烟灭。
李锷由于平叛有功,皇上要调他到京城当官,李锷死活要求留在苦水县。他在苦水县干了几十年知县,为老百姓干了许许多多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