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贾跃亭,你给中国创业者上了一课

2017-11-0210:12:44
乐视在孙宏斌接盘的短暂稳定之后,近期又开始出现新一轮“塌方”——多名发审委委员因当初乐视上市问题被调查、乐视现任CEO梁军被传辞职……当然,这并不妨碍贾跃亭在大洋彼岸庆祝一个值得在微博上分享的万圣节。

在贾跃亭看似“心中无鬼”地庆祝这个国外鬼节的另一面,是仍被紧紧锁定在债务链条上的供应商和投资者,是尴尬地面对乐视这个烫手山芋的“接盘侠”孙宏斌,是在监管部门的查验下,上市的公众公司乐视,正在被发现其中的“有鬼”。

贾跃亭,到底是“贾布斯”还是“真骗子”,在事情水落石出前,我们无法判断,但可以肯定的是,贾跃亭和他创立的乐视,必然会成为他年回首当下商业史中,一个绝佳的风险观照样本。

贾跃亭在商业世界中,一直是处于褒贬两极分化的状态。支持者认为,所有的先驱在一开始都是不被认可的。而反对者则质疑,贾跃亭所谓的乐视生态,归根到底不过是一场玩大了的庞氏骗局。

此前的贾跃亭,无论是他所建立的乐视生态、还是后来他更像是“金蝉脱壳”的FF造车计划,创新思维在其中的作用确实功不可没。乐视所想要尝试的生态架构和模式,不可否认是一种商业模式上的探索。

但是,如果企业家精神中的创新,只停留在PPT层面,只停留在发布会上的更像是传销式的造神运动,那么显然并不符合企业家精神中对于创新的要求,这种“眼高手低”的行为之下,最后“为梦想窒息的”,只会是创业梦想本身。

在我们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创新”是一种常态。人人都接受了创新理念,人人都意识到创新的重要。但实际上,“创新”在很多人和很多企业那里却只是一个口号而非行动。其中的佼佼者贾跃亭,不过是一个极端样本。

正如沸水必有气泡,回顾这些年的创业潮,不乏打着创业创新之名的泡沫与虚假。当游侠把一辆换壳特斯拉拖上展台,整个团队对汽车制造没有任何概念就敢发布产品的时候,我们或许就该追问,创业企业的“创新边界”究竟在何方。

创新固然是评估企业家精神的重要层面,但更为重要的,是企业家对于风险的评估、遵守契约承担风险的能力。在这一点上,贾跃亭表现得并不好。在关键时刻撂挑子走人,在关键时刻“掏空”上市公司,如今更是被发现IPO可能存在造假行为,这一切使得此前种种,像是一场预谋的骗局。

18世纪法国经济学家康替龙曾经这样描述企业家:那些从事经济活动的人,比如商人、农民、手工业者,都是企业家。为什么呢?因为这些人都是风险承担者。如果创业者只是负责“天马行空”的想象,丝毫不管计划与落实,这样的公司和企业主,是很难被称为合格的企业家的。

“禁得起多大的诋毁,就受得了多大的赞美”。这是支持“贾布斯”的理由。但是,在管理企业的过程中,合格企业家要迎接的绝不仅是诋毁或赞美,而是在创新无人区中充满的不确定性风险面前,依然能够在契约精神的引领下,寻求风险把控的最优解。

企业家的创新边界,或许恰恰在于对契约精神的遵守,对风险的勇于承担。不是所有创业者都能够被称为合格的企业家, 贾跃亭的乐视样本,给中国的创业者和资本上了一课。

□边际(财经评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