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德勒感慨胜利就像白日梦,年终第一提前“许”给纳达尔

2017-10-1607:46:47
第38次“费纳决”在上海风雨交加的夜晚落下帷幕,瑞士天王费德勒直落两盘击败了排名世界第一的纳达尔,时隔三年再次夺得上海大师赛冠军。
随着瑞士天王在上海夺冠,两人的积分差距已经缩小到2000分之内。费纳的年终第一之争也悬念再生。
倒是今年对纳达尔完成四连胜的费德勒罕见低调起来,“我觉得年终第一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们两人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经常在决赛中相遇的话,这样的差距可能要几年才能填平。”
速胜就像一场“白日梦”
伴随着掌声,第二次拿下上海大师赛桂冠的“瑞士天王”费德勒走进了新闻发布厅。
刚刚就坐,36岁的瑞士人就感叹,能够仅仅耗时72分钟,如此之快赢得这场巅峰对决“就像一场‘白日梦’”,“我曾以为比赛伊始会有一些挣扎,但是开局却很顺利。”
费德勒说,这场比赛的走势基本符合自己的预订计划,“我所有发球局都保住了,所以我想即便是在接发球打得不好时也不必太惊慌,我的计划就是在合适的时间实现破发,这样就没有问题。”
能够对老对手纳达尔取得速胜,费德勒坦言自己打出了温网以来最好的状态,“这是我在温网后打得最好的一次,在蒙特利尔和美网时,我感觉都打得非常挣扎。”
赢下现世界排名第一的纳达尔,瑞士人已实现了对西班牙人的五连胜。现场有记者问他是否找到了战胜这位宿敌的“秘诀”,费天王认为,这归功于本赛季自己在技术上的升级。
“我觉得主要就是保持发球的稳定性,而且今年我的反手连接和过渡都比以往更加出色,以前我会更多地用到削球,今天我可以用反手进行持续的攻击。”
这样的变化也让费德勒收获了更多的自信,“在过去我被他‘虐’过不知多少次,但现在我也逐渐的找到了更好的方法。在温网我就是以两个6比4战胜了他。现在,我在硬地和快速场地都能与他抗衡了。”

对于接下来的赛季安排,瑞士人还要根据自己的身体状态重新评估,“这是漫长的一年,但我打的并不多,所以身体现在没有问题,我会和我的团队在此之后重新进行一个评估。我连续打了5场比赛,压力越来越多,但现在感觉很好。”
纳达尔:现在不合适谈论膝盖问题
正如外界在赛前所预测的那样,旗忠网球中心的快速球场更加适合费德勒,这一点让纳达尔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也显得有些无奈。
“这个球场的球速很快,我已经不记得有多少想要打的球但都没打中目标,其实我还可以做得更好一些,但没有办法,罗杰显然是更好的那个。”
“他的发球很好、速度很快,这并不是我这周打得最好的比赛,但体育就是这个样子,如果对手比你做得更好,那么比赛就会异常艰难。”

虽然输掉了这场ATP1000赛事,但纳达尔对自己本赛季整体表现还是相当满意的,“本赛季打得非常出色,尤其是在北京夺冠后,现在又能在上海打进决赛。”
输给费德勒也让纳达尔继续无缘该项赛事的冠军,西班牙人认为虽有遗憾,但他会依旧保持动力,“我其实打任何一项赛事都很有动力,在这里我没办法按照能力打出比赛,有点遗憾。”
对于自己的好友兼对手,纳达尔也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他今年拿了两项大满贯,基本赢下了他参加的所有比赛,这也让他节省了身体的消耗,整个赛季都打出了非常高的水准。”
在“纳豆”看来,费德勒能在本赛季焕发新生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合理的休息与参赛,“我觉得他的休息期对他的作用很大,如果你在复出之后能连续赢的话,那就说明作用很大。”
年终第一之争悬念依旧
目前,纳达尔在年终总决赛的积分排名上仍旧处于第一的位置,但随着瑞士天王在上海夺冠,两人的积分差距已经缩小到2000分内。
更为重要的是,在决赛中纳达尔的右膝缠上了厚厚的绷带,这让人不禁担心这位“西班牙斗士”是否有伤在身。对于这个问题,“纳豆”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并不愿多谈,“这场比赛已经结束了,所以我不希望在这个场合回答这些。”
费德勒则认为纳达尔看上去身体并没有大碍,“可能因为天气比较冷,身体会发冷,尤其是一直站在那里比较久。但从比赛本身来说,他还是打得很不错,我没有发觉有什么问题。”

对于费德勒即将参加的巴塞尔公开赛,纳达尔坦言还没有最终确定,“我还不确定是否会参加巴塞尔的比赛,现在还没有考虑这一点。”
接下来的赛季,费纳二人的赛程表上就只剩下巴塞尔公开赛、巴黎大师赛以及年终总决赛三站比赛,任何一场比赛都将左右着他们的排名。
如果纳达尔放弃巴塞尔的比赛,那么本土作战的费德勒有机会进一步缩小差距。
不过,费德勒在谈及年终世界第一时却异常低调,强调这样的概率几乎为零,“我觉得年终第一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们两人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经常在决赛中相遇的话,这样的差距可能要几年才能填平。”
费德勒甚至不介意给出预言,“拉法离拿下年终第一已经非常接近。”
责任编辑:朱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