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科技

华为携2700员工出逃东莞,深圳龙岗房产泡沫该警惕了

时间:2018-08-09 06:15:15  来源:  作者: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华为公司正式搬迁,40辆8吨货车,共60车次,搬迁车辆将往返深圳和东莞松山湖,搬家货车会有一个华为标识,“华为搬迁专用车辆”。 该媒体称,7月2日,将有2700人从深圳到东莞松山湖溪流坡村上班,估计车辆约1500辆(其中大巴70辆)。华为表示,此举主要是为了华为扩大发展规模的一部分。

近年来,随着华为公司总部所在地深圳房价的不断攀升,关于华为不堪员工生活成本高企等而有意搬迁的消息时有传出。

在外界看来,近年屡屡传出的华为搬迁消息,或许折射出企业壮大后,对研发力量的布局以及房价、人力等各类成本的多种考量。



此前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140年前,世界的中心在匹兹堡,有钢铁。70年前,世界的中心在底特律,有汽车。现在,世界的中心在哪里?不知道,会分散化。企业会去低成本的地方,高成本最终会摧毁你的竞争力。而且现在有了高铁、网络、高速公路,活力分布的时代已经形成了,但活力不会聚集在高成本的地方。深圳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大家知道大工业的发展特点,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一定的空间发展。”

在去年上半年的一次座谈会上,任正非明确表示,华为的总部永远不会离开深圳。任正非说,“深圳有着良好的法制化、市场化环境,在城市硬件和软件两个方面都为华为的成长提供了良好的支撑。深圳这几年总的各方面建设都是不错的,我天天都在看新闻,我们都很高兴。”在今年4月4日,深圳市人民政府和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签署“扎根深圳,展望未来”合作协议便已表明华为会留在深圳,不会搬迁。



很多人认为华为部分部门搬离深圳是因为深圳的房价和生活成本,但其实并不是如此。华为之所以要搬离深圳,核心不在房价,而在于缺少工业发展用地。华为虽然是一个高科技企业,但其本身还是有很多工业制造部门的,而人烟稠密的深圳已经无法为他提供更多的厂房用地了。

华为只是一个代表,近年来将生产基地外迁的企业还有很多,比如中兴基地搬到河源,比亚迪搬迁到惠州等等。



而相反的是,更多的服务业总部在迁往深圳。比如恒大的金融总部、阿里的国际运营总部、乐视的智能终端总部、中粮的亚太总部、苏宁的国际总部、联想的国际总部、微软的南方总部……可以看到,深圳正越来越成为许多本土公司的国际化运营中心、金融和研发中心。

华为不会离开深圳,深圳IT工业生态滋养了华为,和华为的各种业务早已骨肉相连,华为走不了的。就算日后房价继续攀升,用地继续紧张,华为也不过是把低端业务部门继续外迁罢了,总部仍然离不开这个生态。毕竟,英特尔的工厂都搬到中国来了,也没听说要把总部迁到中国来呢?

任正非曾说,深证的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大家知道大工业的发展,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一定的空间发展。

深圳龙岗房地产泡沫警惕

或许是受华为外迁的触动,龙岗区对房地产泡沫开始警惕。在其2016年的某份经济分析的报告中提到,在楼市火爆的带动下,房地产投资额占到固定资产投资比重的74%,制造业投资大幅萎缩,同比下降60.4%,占比仅为5%。这个数据,对龙岗来说,透着一股凉意。

2012年华为启动东莞基地之后,一位龙岗政府人员还和悦涛谈起这事,他所在部门经常给华为提供上门服务,得知外迁消息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希望别走。表示深圳提供的“一站式服务”水平,外地政府是达不到的,但是没能打动华为。

那之后,龙岗政府对华为密切关注。2013年有一个阶段,龙岗地税特别是个人所得税大幅下降。龙岗政府发现原因是华为把部分员工转移到了东莞纳税。

2015年上半年,为华为提供餐饮服务的点典餐饮有限公司营业额大幅下滑,就餐人数从13万多减少到10万多。政府人员前往调研,侧面印证华为留深人数在减少。

以上关爱华为的行动中,有一个不但不成功,而且招致华为的反感,那就是“华为科技城”。现在名字是“坂雪岗科技城”,是在华为的强烈要求下改的。因为这个科技城,跟华为没半毛钱关系。

从2000年开始的最近十五年,华为累积营收2.3万亿,超过70%来自海外,在外国人身上赚的钱达1.38万亿!

据2017年年报显示,华为业绩稳健增长,实现全球销售收入603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7%,净利润47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8.1%。2017年华为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消费者业务三大BG均实现了增长!



华为有一半的收入来源于海外,为我们挣回了实实在在的外汇。

然而,大部分在深圳的人,不管是全国最高工资的腾讯员工、华为员工都没有入场券。高土地价格,高房价,已经导致了生产要素成本急剧上升,必然导致中国企业的竞争力下降,这是发自灵魂的呐喊,是中国最优秀的企业家对中国当前企业生存现状的担忧,是对中国企业经济力下降的担忧。

中国过去十年,是房价高速上涨的十年,也是中国经济竞争力迅速下降的十年,在各个行业,除了垄断国企的规模越来越大,但是企业竞争力却越来越弱,所有的企业都不堪重负。



在深圳被称为低端制造业的富士康,跑去美国开工厂,工厂耗资665亿人民币,为当地创造1.3万份工作岗位。

特朗普亲自上阵抢制造业,这在美国历史上实属罕见。他还盛赞富士康总裁“世界上最伟大的人之一”。

玻璃大王曹旺德说过,同样的工厂,美国的工人的工资是中国八倍,但是工厂的成本中国比美国更高。

不能再逃避的现实是,科技业和地产业之间的矛盾已经显性化。如果像华为这样的高利润企业都不愿忍受高房价,其它的“高端”企业就能承受?

“一线城市”也必须醒醒了!尤其是,如果本身没有全国垄断性的行政、文化、人才的集聚优势,城市命脉系于产业,更输不起。因为招商引资只能解一时之渴,解决不了投资回报率的问题。后者,才是决定企业去留的根本因素。

对政府刻意主导的“转型”,任正非并不认可:华为就是从“落后工厂”起家的,所有高科技公司都是从“低科技”基础上成长起来的,“你只要给他条件,他就会改进自己、赶超自己,慢慢就会发展。”而不是把科技“泡沫化、大跃进”。

“世界的中心在哪里?不知道,会分散化,会去低成本的地方。”这是任正非的答案。

华为的深莞之争,意味着地方政府的抢商大战正在升级。每个地方都在抢人、抢钱、抢资产。伴随着各种口号和概念。

地方政府到底需要什么?任正非给的是小学生式的指标:“低成本、法治、不干预。”其它的,交给企业去做。

与其去挽留一个不爱你的人,不如做最好的自己。对地方政府来说,明白这点有多难?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中国男乒第16次捧起斯韦思林杯
中国男乒第16次捧起斯
科比专为大场面而生
科比专为大场面而生
“最美清洁工”原是《赤壁》宫女
“最美清洁工”原是《
尹馨大胆亮相《男人装》 嫩肤美腿勾人魂
尹馨大胆亮相《男人装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