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

步惊云变身白发状态,残血无名人箭合一,废了龙元断浪招子!

时间:2018-06-07 18:38:43  来源:  作者:
书接上文,断浪趁机脱困,聂风眼见文隆身陷险境,立不顾一切奋身来救,但他之前已有内伤,与断浪硬拼更显强弱悬殊,被断浪重震而去。

放下聂风与断浪不表,回说天荫城药舍内,来了一位矮胖老者,正是多日不见的神医,原来当日神医建议步惊云吸纳破军的龙元之气,当时破军身受重伤,只要龙元之气被吸走,便无法自愈疗伤,有极大风险会因此死去,神医的建议本是一招借刀杀人之计,步惊云如何不知他用心歹毒,但为胜断浪,为救天下苍生,吸纳破军龙元实乃上上之策。

就在步惊云快要下手之际,突然改变了主意,因为破军再也不是当初的杀人魔头,而是一个肯为自己牺牲一切的人!这样的人绝不能因已而死!
步惊云心念至此,决定甘冒奇险,取过破军手上的逆乾坤服了下去!

而这一切都被神医暗中窥视,他的借刀杀人之计虽已失算,但他的心更加兴奋,只因他深知只有体质强如步惊云的人才能将逆乾坤发挥到极致,那将是一种盖世无敌的恐怖力量!

神医武功低微,不敢亲自观战步惊云与断浪的大战,只好在天山脚下等待消息,当他得知步惊云被重创致死,并被聂风救走,就开始四下寻找步惊云的踪迹,只因神医对逆乾坤药性太过熟悉,很快顺着气味找到了天荫城的药舍,这便是以往经过。

药舍内,步惊云藏身的地窖内传来阵阵黑气,其他伙计则是心惊胆寒,凌南道:“云堂主分明已死,怎会散发出令人窒息的黑气?”,刀皇默不作声,几十年的江湖经验告诉他步惊云绝对不会轻易死去!

神医走进药舍,心道:“果然在这,看来逆乾坤的药效已经完全激发了…”

黑气变的越来越浓,众人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压力自地窖内传来,就连功力深厚的刀皇也感到立足不稳,其他人更是趴在地上,苦苦支撑。

突然一身巨响,地窖爆裂开来,一个高大的黑影跳了出来!

步惊云!

这一巨变,令众人大惊失色,伙计们吓得双腿发软,颤声道:“啊?诈尸了!”,神医走了过来,笑道:“哈哈,不是诈尸,是因为他服了老夫的逆乾坤!”,刀皇回头一望,认出神医,惊疑道:“哦?逆乾坤是什么东西?”,神医道:“逆乾坤是老夫毕生钻研的圣药,可将人全身元气在短时间内集中爆发,届时便可发挥最强力量!服下逆乾坤后,一旦身遭重创便会激发药性,进入假死状态,死而复生后,便会脱胎换骨,强不可挡!可获得强大力量的同时亦会加速衰老,最终耗尽元阳而死…”

不等神医说完,步惊云又发生了变化,只听爆裂声起,步惊云肌肉暴增,竟将衣服撑破!一头乌黑的头发赫然变白,脸上更多添了几分岁月的痕迹,显得更为沧桑!

步惊云
神医见此变化,心中暗道:“啊?狂森服下逆乾坤,经过第一周天死而复生,容貌至少衰老二十年,但步惊云显然并未衰老如斯,难道是因为龙元之故?或许龙元与逆乾坤结合,会发生更加不可思议的变化?”

刀皇走向步惊云道:“惊云,你怎样了?”,步惊云沉默不语,闭上双眼,如同雕像一般。

神医喝道:“步惊云,逆乾坤的力量虽强,但稍瞬即逝,你不要白白浪费!”,一语中的,步惊云如当头棒喝般睁开双眼,大喝道:“断浪在哪?”

刀皇将断浪追聂风之事说出,步惊云身形一动,消失不见,身法之快简直匪夷所思。

神医则是露出一丝狞笑,心中暗道:“呵呵,一颗龙元加上逆乾坤能否战胜两颗龙元?这个战果将会助老夫的钻研更进一步!”

再说断浪,他欲杀文隆,被聂风阻止,大怒道:“聂风!想不到你重伤在身,还有力反扑,好!为免夜长梦多,我就先除掉你!”

猪皇一见聂风危险,立刻飞身攻向断浪,但功力实在悬殊,被断浪一招震飞,断浪喝道:“你们不必心急,等我杀了聂风,再来收拾你们,也好让你们在黄泉路上做个伴!”

忽然,天色变得十分暗淡,整个天空被一股黑气覆盖,更有一股强大气场笼罩众人!

聂风心中一动,暗道:“啊?这是云师兄的气息!他终于活了过来?”

断浪更是心头一震,生出一种不祥预感,攻向聂风的手也慢了下来,哪知这一慢令战局发生了巨大变化,断浪的手突然被人用力抓住!

断浪大喝道:“是谁敢阻老子?”,他用力一震,强悍无比的功力顿时四散开来,将漫天黑气冲开一道口子,阳光再次照射下来,断浪终于看清对方的脸,正是步惊云!

令断浪恐惧的不仅是步惊云死而复生,更是自己用力一震,竟没有震开步惊云的手!

断浪急忙提升内力,设法脱困,而步惊云亦不会轻易放手,两股当今世上最强力量比拼之下,整个地面都在颤抖,撕裂!

断浪大喝道:“步惊云!老子身负两颗龙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输给你!”,他将功力提升到巅峰状态,果然较步惊云更强,终将其手硬生生震开!但反震之力足以石破天惊,二人双双被震飞!

聂风距离二人较近,整个身体也身不由己被这股巨力震开,险些栽倒,但被一人拉住,正是步惊云,他道:“风师弟,断浪就先交给我,你还是赶快调息疗伤,待最后关头再与我合力将这个魔头铲除!”,聂风点头称是,急忙运功调息。

断浪心中十分苦恼,暗道:“步惊云怎会死而复生?他的功力又怎会大增?倘若他与聂风联手,恐怕我胜算不大…”

也不及断浪细想,步惊云已然开始了暴风骤雨般的猛攻,此时的步惊云不再使用以柔克刚的招式,也不讲究身法变化,只是一味的硬拼!

本来之前断浪倚仗两颗龙元的优势,并不畏惧硬拼,哪知此番下来截然不同,与步惊云连拼十几招,只感对方身躯坚如铁石,浑不似血肉之躯,心中暗道不妙,更不幸中了一记重拳,只感觉五内剧痛!心中浮现一个想法,以为步惊云又服了一颗龙元。为一探究竟,断浪使出双元罡气。

步惊云见招不避,与断浪双掌拼在一起,随即双双震开。断浪的双元罡气并非如何厉害的招式,但却能感知对方的功力修为,二人四掌相交,断浪已知步惊云体内只有一颗龙元,同时还存在一股不明力量。

断浪心中暗道:“看来他并非服下两颗龙元,只要我拖延时间,或许可以扭转局面…”,断浪想罢,脱身而去。

步惊云心道:“逆乾坤赋予我的力量只限一时三刻,不能支持太久,一定要尽快解决他!”,二人一前一后追逐而去。

此时,神医出现在阴暗的角落里,暗道:“哈哈!想不到逆乾坤在步惊云身上有如此威力,将断浪打个落荒而逃!要是运满三大周天,又会有何威力?”

聂风眼见一切,并非急追,此刻他必须全力疗伤。文隆走了过来,道:“聂风!让我助你一臂之力。”,聂风虽对这位高深莫测的皇帝有些疑惑,但知他是友非敌,当下同意。
文隆将功力输给聂风,他道:“哎,我刚才错过杀这魔头的大好良机,如今眼见这魔头又肆无忌惮,心中懊悔不已。”,聂风道:“事已至此,后悔亦于事无补。”,文隆又道:“嗯,我看步惊云的力量虽大增,但他浑身肌肉紧绷,似乎并不能维持很久,如今要想除去断浪,必须催运十方无敌的最后杀着!”,聂风道:“最后杀着?”,文隆道:“不错,十方无敌分为守,进,杀,三大招路,适才我制住断浪的是守招,而你所用的是进招,此外还有最强亦是最可怕的杀着!这杀着一出,即使用者亦会自招恶果,再者杀着必须功力深厚者才能使用,而我的功力尚有不足…”

聂风闻言道:“你,可否将杀招传授给我?”,文隆道:“聂风,我确实有意将杀着传授给你,但此招代价极大,你可要考虑清楚。”,聂风道:“我早就豁出一切!”,文隆道:“好!幸好天下武林还有风云,总算还有希望!”

再说断浪与步惊云,如影随形追逐,刚走出半里,断浪突然止步,只因眼前箭影翻飞,将其堵住去路!

九天箭神!凤舞九天!凤舞箭!

断浪抬头一望,只见山头上站立四人,为首一人正是昔日武林神话无名,身后三人正是鬼虎,凤舞,龙袖。

原来无名被帝释天重创后,回到剑宗秘境元天气海静养生息,无名吸纳元天气海的玄气,伤势日渐好转。

就在无名闭关养伤之际,龙袖匆忙赶到剑宗,将断浪成为魔头与风云大战之事告知凤舞与鬼虎,三人当场决定赶往天下会,相助风云。三人刚欲动身,元天气海内涌出一股空前强大气息,无名破关而出!

无名
鬼虎惊道:“主人,你闭关期限未满,为何要提前出来?”,无名道:“不知何故,我近日心绪不宁,感觉有大事发生,鬼虎,你可知江湖之上有何变故?”,鬼虎深知无名伤势未愈,不想其涉险,吞吞吐吐不肯说出。

无名见到三人神色紧张,猜出众人心思,道:“鬼虎,你从不瞒我,有事就说吧。”,鬼虎只好将事说出,无名道:“当日帝释天身首异处,我就预感到江湖并未真正太平,果然这场武林浩劫已然降临,事不宜迟,我们一起去相助风云!”

凤舞担心道:“主人,你伤势未愈,恐有不便。”,无名道:“无妨,我虽然只恢复了五成功力,但已想到了对付断浪这魔头的办法!”,四人立刻终于动身赶往天山,终于碰到了步惊云追逐断浪,凤舞立刻出手阻去断浪去路,这便是以往经过。

断浪身形被阻,步惊云瞬间追到,无名,凤舞,鬼虎,龙袖,跳下山头,包围了断浪。

步惊云看见无名,道:“师父,您来了?”,无名道:“惊云,断浪暂时由我们四人对付。”

断浪闻言,冷笑道:“无名,你是武林神话,令人敬佩,倘若你一直归隐,老子可让你安度晚年,可你竟敢跟我作对,看来你已活得不耐烦了!”

无名不理断浪,朗声道:“布阵!九天剑气!”,鬼虎,凤舞,龙袖心领神会,分四个方位一起攻上,断浪道:“原来你们早有准备,不过在我面前都是白费力气!”,他一爪轰出,一道火墙冲天而起,挡住四人。

奇怪的是四人被挡同时,竟借势而退,而火墙亦消失不见!

断浪暗叫不妙:“哦?我的火劲似乎被他们所吸摄?再者他们为何急退?似乎还隐含着某种厉害的攻招…”

不错,四人吸纳了断浪火劲!鬼虎与龙袖双手一握将这股火劲凝集一处,凤舞则是运起凤舞九天击向火劲凝集之处,三人力道融在一起,向前疾射而出,打在无名身上!而此时的无名身化利箭,向断浪飞射而去!

这一奇招令断浪与步惊云大为震惊,步惊云暗赞无名招式绝妙,断浪则是倍感压力,急忙提升功力,大喝道:“哈哈!不愧是武林神话,残而不废,今日我就以剑会剑,接我断家的蚀日剑法!”,断浪以指带剑,硬拼而上。

万没想到,断浪服下两颗龙元,功力已是盖世无敌,岂料蚀日剑法遇到九天剑气,竟溃不成军,瞬间瓦解!慌乱之间,断浪只好以血劫爪狂抓而出,试图将九天剑气打压下去。

然而,这九天剑气无坚不摧,断浪的恶魔之手竟无法阻挡,一道剑气直逼断浪眉心,断浪急忙闪身,但一切都已太迟!

只听一声惨叫,断浪左眼已被剑气击穿!


断浪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